当前位置:首页 > 产品中心
易福门ifm差动霍尔式传感器一级代理
  易福门电子成立于1969年底,从公司成立以来我们一直在不断地发展壮大。2009年企业已在全球范围内拥有3千3百多名员工,并取得了约3亿4千多欧元的销售业绩。易福门为所有要求工业自动化的行业提供产品和系统。客户从易福门得到的不仅仅是现成的方案,而是特别根据客户行业的要求量身制做的位置传感器、流量传感器、通信和控制系统以及安全技术领域等产品范围的方案。
  易福门的座右铭是朝着既定的目标不断地发展,易福门追求的不是技术可行性的发展,而是符合客户利益的理性发展。易福门在此基础上用易福门的技术制定符合技术及经济利益的方案。
  易福门电子在德国和美国的公司从事研发和生产。企业的行政和销售管理位于德国鲁尔区的艾森市,销售分公司遍布全球重要的区域和国家。
  1969年易福门新研发的品牌产品"efector"接近传感器的推广应用奠定了易福门成功故事的基础。
  易福门电子的成功得益于企业许多具有专业技能且辛勤工作的员工。员工所具备的与社会交往能力相连的专业技术、工作经验和效率确保了易福门电子成功的发展壮大。
  公司简介检测与控制——自1969年成立以来,易福门就一直致力于优化几乎所有工业领域的技术过程,并跻身全球自动化领域的领导者之一。公司在全球70多个国家拥有4300多名员工,主要为机械制造等行业提供研发和销售服务,用户超过约10万家。
  广泛的产品线
  极其广泛的产品线是易福门公司的强项之一,其中不仅涵盖标准解决方案,而且还能满足个别行业的特殊要求。1969年这家家族企业发明了基于薄膜技术的电感式接近传感器,从此走上了成功的道路。今天,“efector”品牌成为了位置与流体传感器、物体识别、诊断和识别系统的代名词,而“ecomat”品牌则是网络和控制系统的杰出结果。
  "德国制造的品质
  作为第二代家族经营企业,易福门公司总部设在德国艾森市,其研发和生产基地位于泰特南市康斯坦斯湖边,后者是一个与德国密不可分的工业重镇。德国制造——易福门的7844种产品88%是在这里生产的。公司有450多名员工在这里从事研发工作,并与多所研究机构、大学、创业公司密切合作,取得了580多项专利、约440有效专利和专利申请以及面向未来的创新产品解决方案。这些成果为所有产品提供有力的保障。
  这一成功理念的背后有大约1060名销售工程师所组成的全球销售团队的强大支持。他们了解市场的独特需求和不同国家的特点,为每一位顾客提供个性化服务,代表着易福门的风貌。依托这一战略,易福门兼具了一个中型家族企业的灵活性和公司集团的国际性和创新实力。因此在2011年,易福门取得了5.7亿欧元的销售业绩。
易福门ifm差动霍尔式传感器一级代理
  差动霍尔式传感器
  切诺基(Cherokee)吉普车与红旗CA7220E型轿车采用了差动霍尔式曲轴位置传感器,其凸轮轴位置传感器均为普通霍尔式传感器。
  (1)差动霍尔式传感器结构特点
  差动霍尔式传感器又称为双霍尔式传感器,其结构与磁感应式传感器相似,如图2-30a所示。它由带凸齿的信号转子和霍尔信号发生器组成。差动霍尔式传感器的工作原理与普通霍尔式传感器相同。根据霍尔式传感器的工作原理。当发动机飞轮上的齿缺与凸齿转过差动霍尔电路的两个探头时,齿缺或凸齿与霍尔探头之间的气隙就会发生变化,磁通量随之变化,在传感器的霍尔元件中就会产生交变电压信号,如图2-30b所示。其输出电压由两个霍尔信号电压叠加而成。因为输出信号为叠加信号,所以转子凸齿与信号发生器之间的气隙可以增大到(1±0.5)mm(普通霍尔式传感器仅为0.2~0.4mm),因而便可将信号转子制成像磁感应式传感器转子一样的齿盘式结构,其突出优点是信号转子便于安装。在汽车上,一般将凸齿转子装在发动机曲轴上或将发动机飞轮作为传感子。
  (2)切诺基吉普车差动霍尔式曲轴位置传感器
  1)结构特点:切诺基吉普车2.5L(四缸)、4.0L(六缸)电子控制燃油喷射式发动机采用了差动霍尔电路的霍尔式曲轴位置传感器。它安装在变速器壳体上。该传感器向ECu提供发动机转速与曲轴位置(转角)信号,作为计算喷油时刻和点火时刻的重要依据之一。
  2.5L四缸电子控制发动机的飞轮上制有8个齿缺,如图2-31a所示。8个齿缺分成两组,每4个齿缺为一组,两组之间相隔角度为180。,同一组中相邻两个齿缺之间间隔角度为20。。4.0L六缸电子控制发动机的飞轮上制有12个齿缺,如图2.3lb所示。12个齿缺分成三组,每4个齿缺为一组,相邻两组之间相隔角度为120。,同一组中相邻两个齿缺之间间隔角度也为20。
  2)工作情况:飞轮上的每一组齿缺转过霍尔探头时,传感器就会产生一组共4个脉冲信号。其中,四缸发动机每转一圈产生两组共8个脉冲信号;六缸发动机每转一圈产生三组共12个脉冲信号。
  对于四缸发动机,ECU每接收到8个信号,即可知道曲轴旋转了一转,再根据接收8个信号所占用的时间,就可计算出曲轴转速。对于六缸发动机,ECU每接收到12个信号,即可知道曲轴旋转了一转,再根据接收12个信号所占用的时间,就可计算出曲轴转速。
  电子控制单元控制喷油和点火时,都有一定的提前角,因此需要知道活塞接近上止点的位置。切诺基吉普车在每组信号输入ECU时,可以知道有两个气缸的活塞即将到达上止点位置。例如,在四缸发动机控制系统中,利用一组信号,ECU可知气缸1、4活塞接近上止点;利用另一组信号可知气缸2、3活塞接近上止点。在六缸发动机控制系统中。利用一组信号,可知气缸1与6、2与5、3与4活塞接近上止点。由于第4个齿缺产生的脉冲下降沿对应于压缩上止点前4。(BTDC4。),因此第1个齿缺产生的脉冲信号下降沿对应于压缩上止点前64。(BT-DC64。),如图2-32所示。当气缸1、4对应的第1个脉冲下降沿到来时,ECU即可知道此时气缸1、4活塞位于压缩上止点前64。(BTDC64。),从而便可控制喷油提前角和点火提前角。但是,仅有曲轴转角信号,ECU还不能确定是哪一个缸位于压缩行程,哪一个缸位于排气行程,为此还需要一个气缸判别信号(即需要一只凸轮轴位置传感器)。
  (3)切诺基吉普车霍尔式凸轮轴位置传感器
  1)结构特点:切诺基吉普车发动机控制系统的气缸判别信号由霍尔式凸轮轴位置传感器提供,该传感器又称为同步信号传感器,安装在分电器内,主要由脉冲环(信号转子)、霍尔信号发生器组成。
  脉冲环上制有凸起的叶片,占180。分电器轴转角(相当于360。曲轴转角)。没有叶片的部分也占180。分电器轴转角(360。曲轴转角)。脉冲环安装在分电器轴上,随分电器轴一同转动。
  2)工作情况:当脉冲环上的叶片进入信号发生器时,传感器输出高电平(5V);当脉冲环上的叶片离开信号发生器时,传感器输出低电平(0V)。分电器轴转一圈,传感器输出一个高电平和一个低电平,高、低电平各占180。分电器轴转角(分别相当于360。曲轴转角)。同步信号的波形如图2-32所示。
  当脉冲环的叶片前沿进入信号发生器、传感器输出高电平(5V)时,对于四缸发动机,表示气缸1、4活塞即将到达上止点,其中气缸1活塞位于压缩行程,气缸4活塞位于排气行程;对于六缸发动机,表示气缸3、4活塞即将到达上止点,其中气缸4活塞位于压缩行程,气缸3活塞位于排气行程。
  当脉冲环的叶片后沿进入信号发生器、传感器输出低电平(0V)时,对于四缸发动机,表示即将到达上止点的仍然是气缸1、4活塞,其中气缸4活塞位于压缩行程,气缸1活塞位于排气行程;对于六缸发动机,表示气缸3活塞位于压缩行程,气缸4活塞位于排气行程。
  利用凸轮轴位置传感器判别出是哪一个气缸即将到达排气上止点之后,ECU根据曲轴位置传感器信号,即可控制喷油提前角和点火提前角。设某一时刻的喷油提前角为上止点前64。(BTI)C64。),当凸轮轴位置传感器脉冲环的叶片进入信号发生器、传感器输出高电平(5V)时,ECU判定四缸发动机的气缸4活塞位于排气行程(六缸发动机的气缸3活塞位于排气行程),此时ECU在接收到曲轴位置传感器(CPS)第一个脉冲信号的下降沿(BTDC64。)时,向喷油器发出喷油信号,从而实现提前64。喷油。在凸轮轴位置传感器输出高电平(5V))时,ECU还判定四缸发动机的气缸1活塞(六缸发动机气缸4活塞)位于压缩行程,此时ECU根据曲轴位置传感器CPS信号和点火提前角计算值,在活塞运行到上止点前点火提前角度时,向点火控制器发出点火指令,控制火花塞点火,实现点火提前。
  利用凸轮轴位置传感器对两个气缸的位置判定作为参考点,即可按照四缸发动机1—3—4—2(六缸发动机l一5—3—6—2—4)的工作顺序,对各个气缸进行提前喷油与提前点火控制。
  (4)红旗CA7720E型轿车差动霍尔式曲轴位置传感器
  红旗CA7220E型轿车CA488.3型发动机上装备的SIMOS4S3型电子控制燃油喷射系统采用的差动霍尔式曲轴位置传感器由信号转子与信号发生器组成。信号转子为齿盘式,安装在变速器壳体前端,它与捷达AT、GTX型轿车用磁感应式曲轴位置传感器转子相似,在其圆周上均匀间隔地制作有58个凸齿、57个小齿缺和一个大齿缺。大齿缺输出基准信号,对应于发动机气缸1或气缸4压缩上止点前一定角度。大齿缺所占的弧度相当于两个凸齿和三个小齿缺所占的弧度。因为信号转子随曲轴一同旋转,曲轴旋转一圈(360。),信号转子也旋转一圈(360。),所以信号转子圆周上的凸齿和齿缺所占的曲轴转角为360。,每个凸齿和小齿缺所占的曲轴转角均为3。(58×3。+57×3。=345。),大齿缺所占的曲轴转角为15。(2×3。+3×3。=15。),信号波形如图2-33a所示。
分享到:
TOP